热带雨咖

有一天能够微笑着——

我想看女孩子谈恋爱。咔姐久妹好幸福♡ʚ♡ɞ(ू• ̮ •ू❁)

【胜出】关于废柴的我如何成为英雄的

这个!!!超棒!!!


七节竹:

*又名《我的金手指叫爆豪胜己》


*应该是个轻小说挂


*原作背景,但私设如山


*英雄就是用身体去抵挡黑暗,用双手去开启光明


 


 




“没有个性也想报雄英吗?”


这句话又一次在他心里重复了一遍。


绿谷出久拉紧了书包带子,站在街边盯着红绿灯。


想啊。做梦都在想啊。


这就是我的梦想啊。


想成为一个英雄,就算、就算没有个性。


但是没有个性真的能成为英雄吗?


班主任得知他的报考意向还是找他谈了谈。


“绿谷同学的学习成绩的确是够得上报考雄英的,但是呢——”他为难地看着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的少年,“绿谷同学……是知道雄英有实践考试的吧?需要靠个性的哦。”


他当然知道啊。


他甚至还搜集过之前考试的资料,翻遍了各大论坛,各种边角料都被他看了个遍,只是每年考试内容都不一样,参考价值并不是很大,除了能推测一下雄英到底在考察学生什么。


他当然也知道班主任是什么意思。


绿谷出久是个少见的一点个性都没有的家伙。


而他竟然还妄图想要去培养英雄的最强高中,他竟然想成为一个英雄。


十年前他就知道自己是个无个性,但十年来他仍然坚守着这个梦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这个关头,就轻易放弃啊!


“谢谢老师关心,但是,我一定会报考雄英的。”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轻声说。


然后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出了办公室,跨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就垮下了肩膀。


说是这么说,但是真的要做到……真的很难啊。


绿灯亮了。


他跟着人群过街,心里忍不住还是叹了口气。


老实说他也有想过放弃做英雄去做警察或者辅助科,然而他……还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弃啊。


他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一个脏兮兮的福袋,站在垃圾桶边上,不知不觉又发了会儿呆。


“……别过来!”


绿谷出久一愣。


刚刚,有人说话吗?


“不要过来!救——”


有人说话!有人在喊救命!


绿谷出久来不及把福袋扔进垃圾桶,随手往兜里一塞就往声源处跑。


过了那个路口他拐进的是条小道,平时很少有人经过,他没跑几步就看到了一条封死的小巷,而里面是一个穿着不知道哪个学校校服的少女和三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生对峙着。


其中一个男生看起来是能把手臂放大的个性,他用比常人大出几倍的手把女生按在墙上,另外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围住,还在叫好。


“石井,给她一点教训吧,不过也就是个高级援交而已,装什么清纯。”红发男生抱臂笑道。


“顺便我们也可以尝尝校园女神的滋味儿。”另一个留着中长发的男生也嘻嘻笑着。


被叫做石井的人嗤笑了一声:“你们这些精虫上脑的家伙,我想看的可不是这个。”他冷冷地看着面容秀丽的少女,阴恻恻地说:“有栖云乃,不是一直高高在上被誉为高山雪莲么,我就是要她像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任人践踏。”


绿谷赶紧躲到一边,拿出手机先报了警,然后偷偷地观察事态。


那个叫有栖云乃的女孩子长相确实十分漂亮,五官稍显冷丽,一头银白的长发被石井毫不留情地攥住,然后硬生生拽得她扬起头。


有栖云乃痛得两眼通红,但她憋住了没叫出来。


她之前叫了三次,都没有人过来,手机也被他们踩碎了,叫一次就会被石井打一巴掌,小山是粘液个性,把她的嘴用恶心的粘液粘住又放开、粘住又放开——这是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目前看来是不会有人过来了,她得保留体力,见机行事。


有栖云乃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四下一转——


她对上了一双祖母绿的眼睛。


苍白的少女呼吸一窒。


那双眼睛的主人显然也发现她看见他了,这家伙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能打得过这三个流氓的人啊。


有栖云乃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哟,还敢握紧拳头?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石井恶劣地笑了一声,松开了她的头发,朝她的裙子伸过去。


“你说,要是学校里那群追着你叫女神的蠢货看到你衣衫不整的照片,还会不会被你这个婊子欺骗?”


有栖云乃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被粘液粘住的嘴努力想发出声音但只能听见她呜呜呜呜。


显然她的呜呜声很好地取悦了石井,他带着畅快的笑容满含恶意地摸了一把她的大腿,恶心得她直哆嗦。


当她感受那只恶心的手碰到了她的底裤边缘,她终于绝望地哭了出来。


她没再去看那双绿色的眼睛。


她闭上了眼。


“你们这些混、混账!”


三个男生动作一顿,齐齐转过头,就看见穿着折寺校服的瘦小男生满脸通红地冲了过来,把书包一下子抡过来,像掷保龄球一样把最矮的小山刮到了地上。


这个变故来得太快三个人都来不及反应,而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年却早有准备,右手抽出了雨伞挥到另一个人脸上,虚晃了一下,然后灵活地越过他,冲向了石井。


“放开她!”


绿谷出久大喊着,借着冲力用雨伞戳向了石井的眼睛。


之前他观察过了,打头的这个男生就是手臂放大的个性,另外两个人个性不明,但看到那个女孩子好像发不出声音,他猜测肯定有个人有控制型的个性,但是不确定是哪一个发动条件又是什么,只能随便猜一个下手了。


他本来是想等到警察过来的,但是显然情况已经不容许他等待下去了。


这个手臂可以放大的人太过分了。


他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这么年轻就被这些人渣毁掉。


所以他来不及细想,只能暂时采用这个不能称为方案的方案。


目前看来他还是成功的,因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下一步——


绿谷出久突然感到双腿被捆住,一个控制不稳就往前扑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鼻子一阵剧痛。


……完了。


果然还是太莽撞了,但他后悔的不是这个。


那种时刻,他绝不可能还能稳如泰山地呆在那里等警察过来。


他后悔的是——


还是没能救下这个女孩子啊。果然,果然是他太弱了吧。


他狼狈地侧过头,就看到刚刚被他抡到地上的矮个子红发男生抓着他的裤脚狞笑着看着他。


“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你行不行?敢把我扇到地上,你胆子大得很啊,啊?!”小山收回了手,从地上爬起来,一脚揣在绿谷身上,“他妈的敢动老子?”


石井也反应过来,意味不明地看着地上的绿谷。


“呵,有栖云乃,魅力很大嘛,连路人都能吸引过来呢。”石井微笑着,“要不这次拍你们两个人的合照好了,嗯?”


“……不、不可以!”灰头土脸的绿谷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又被小山踩住,又扑到了地上。


小山招呼高木过来:“我力气不够大,你踢他,让他从这里滚到那边去,跟他的狗屎书包相亲相爱去。”


高木听话地走过来,随随便便抬起一脚,绿谷就像被卷起来的毯子一样滚到了墙壁,和他散落的书和书包滚做一堆。


他感到自己肚子很痛。


刚刚那个踢他的人,一定是强化系的个性吧。


有栖云乃挣扎了一下。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最开始,就不应该对这个人露出求救的目光。


不应该的。


这是,这是她一个人的事,怎么能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她仓皇无力地反抗着这只巨大的手,但她这点力气对石井来说无异于挠痒痒,除了让他想笑之外别无用处。她努力踹出去的腿甚至还被他狎昵地握住了光裸的脚踝,让她起了一身恶心出来的鸡皮疙瘩。


“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们对她做这种事。”瘦弱的少年喘着气,攀住了墙壁,试图站起来。


小山冷笑一声:“还挺硬气,什么个性啊?怎么不拿出来往我身上招呼,啊?高木,再踢他一脚,老子不信被你踢了两脚他还能动弹。”


石井一边摸着有栖云乃的脸一边抽空不咸不淡地说:“小心点,别真的搞出人命。”


“那就踩一脚好了。”小山无所谓地说,“快点拍照,拍完我就想尝尝高山雪莲是个什么滋味了,不知道和小早比起来怎么样。”他回味一样啧啧了两声。


……这些人渣。


这些人渣!


绿谷握紧了拳头,颤颤巍巍地半站起来。


可没等他站稳,高木又是一脚踹了过来,这一脚让他彻底趴下了,还往前扑了一点,一脸砸在地上。


他没了气息。


小山满意地轻哼了一声。


有栖云乃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她默默地在心里对这个陌生的好心人说了一声谢谢,一声对不起。


谢谢你愿意冲出来。


对不起让你变成现在这样。


谢谢你。


对不起。


她看着地上这个男孩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绿谷出久趴在地上,闭着嘴。


他刚刚被踹到在地的时候是张着嘴的,好像不小心含了个什么东西进去,圆滚滚滑溜溜的,一顺溜就进了他的喉管,他下意识地闭上嘴咽了下去。


现在一看,地上他之前捡的福袋口是打开的,垫在他额头下面。


……所以不会是从福袋里滚出来的玩意儿吧。


他没时间想这些七七八八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现在只想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五脏六腑跟移了位一样让他犯恶心,肚子疼得让他稍微动一下都撕心裂肺的,他艰难地转过头,看着那个男生的手又一次伸进了女孩子的裙底。


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


“……绝、绝不可以!”他竭尽全力地喊着,却也只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不可以什么?”


……谁?


“好废啊你。”


谁?


“这什么垃圾身体素质,啧。”


谁在说话?


“竟然还是个无个性,哈。”


绿谷出久手指不自觉攥紧了底下的福袋。


是啊。他是个无个性,不然……不然也许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想救人就不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她……


要是他有个性的话,就、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吧。


绿谷出久在心里大喊了一声“停止”!


你现在应该思考的是你还能做些什么。


快点想啊!


快点!


“想教训他们么?”


这个沙哑的声音懒洋洋地问。


绿谷出久悚然一惊。


他不由自主地偷偷看了一眼那个红发男生,对方一副等着享用美女的样子,明显没有听见这个声音。


“你没有犹豫的时间了。”


绿谷出久攥紧的拳头一松。


……是的,他没有犹豫的时间了,他……他还能做什么?


“把你的身体交给我,老子可以——”


“好。”


那个声音一滞。


绿谷出久低声说:“给你。你要什么,尽管拿去。只要,你可以把那个女孩子救下来。”


都给你。


他听见那个声音愣了一下就发出了低沉畅快的笑声。


“喂废物,你还挺爽快的。”


他感到心脏里像是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烫得他头昏脑胀,这团火焰从心脏蔓延出去,覆盖了全身,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重组一样燃烧着,疼痛在这时候失去了疼痛的意义。


真的……真的好疼啊。


他连蜷缩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感受着浑身火烧一样炽痛。


那个声音是魔鬼的声音吗?他刚刚是和魔鬼做了一个交易吗?他把身体交给了一个魔鬼,魔鬼真的会信守诺言把那个女孩子救下来吗?


听说魔鬼虽然条款很坑人,但还是很讲信用的。


只要能救下那个女孩子,就——


“喂,你想什么呢白痴,老子怎么可能是魔鬼那种恶心的玩意儿。”那个声音不耐地反驳着,“时间太紧了,老子没空把你这个破烂身体煅炼一下,用完之后你自己注意别死了。”


绿谷出久慌乱地闭上了嘴。


他、他刚刚没说出来啊?


难道这个声音连他想什么都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废话。具体等老子处理完这堆垃圾再跟你解释。”


他像是感受到了那个声音在摩拳擦掌。


“现在——老子终于能活动活动,松松筋骨了。”


那团席卷了全身的火焰凝聚在了掌心。


“垃圾们,给老子去死吧!”


绿色卷发的少年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像是燃起了两簇明亮的火光,露出了恶劣的笑容,朝震惊地看着他的三个人伸出了手。


轰的一声爆破,小山和高木来不及反应就被卷过来的高温气流扇走,高木凭着强化系个性牢牢抱住了小山让他没有飞远。


刚刚还趴在地上跟死了一样的瘦弱少年现在看起来完全换了一个人。


就算他鼻青脸肿一身灰土,但他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让小山害怕起来。


这、这是刚刚那个弱鸡?


这个人的眼神……这个人的眼神,太血腥了啊!


绿发少年不紧不慢地把外套脱下扔到一边,解开了衬衣最上面两颗扣子,活动了一下双手双脚。


“受人之托,老子来教训教训你们这些渣滓。”他慢条斯理地说着,歪着头冲他们露出了一个颇具威胁意味的笑容,“我上了!”


话音没落,小山只能看见一道绿光闪过,下一秒他的领口就被人揪住,胸口覆上了一只张开的手掌。


他听见耳边有人低声说:“第一个。”


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都没能感受到胸口的疼痛。


高木张着那只刚刚提着小山的手,震惊地看着刚刚弱得被他一脚搞定的少年一招就把小山废了,不禁仓皇地看了一眼石井。


石井早已经把有栖云乃弄晕扔到了一边,他给高木使了个眼色。


这家伙的速度太快了。


还有攻击性很强的个性,刚刚那一发爆破气流冲击让他花了眼,差点被空出手来的有栖云乃戳伤眼睛,所以他立马拍晕了这女人扔到地上。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


这家伙,竟然这么快就把他们这边惟一一个控制系搞废了。


石井觑了一眼地上昏迷过去的小山。


好在他们现在还有两个人。


他刚刚给高木使眼色就是让高木先上,他是远程,高木属于近战,得让高木牵制住这个人他才方便动手。


“第二个。”绿发少年握了握手指。


严阵以待正准备出手的高木瞪大了眼睛。


——太快了!


他什么都没看清,腹部就中了一腿,力道重得像寺院里的大吊钟砸到身上,让他疼得一瞬间眼珠子都快凸出来。


“你刚刚就是踢中了那家伙这里吧?”清亮的少年嗓硬是说出了阴恻恻的味道。


这一脚让高木往后退了好几米,他疼得龇牙咧嘴,正想挥出一拳,却被对方攥住了拳头。


“Boom——拜拜。”


卷发少年笑了笑,湖绿的眼睛弯了弯,却不会让人觉得他看起来软弱可欺。


这是一个恶魔。


这一次的爆破废掉了高木的右手,反冲力让瘦弱的少年朝反方向退开,他左右手各爆破了一次空中转向,像是身后长了眼睛一样躲开了往他这边伸来的巨大手掌。


“啧,变化系的嘛,”他嗤笑了一声,“还是太弱了啊,渣滓。”


他接连爆破了几下,在半空里灵活地旋转了一圈,一脚踏上了巨大的手背,朝这只手掌的主人露出了右手掌心。


石井暗道不好。


这家伙靠着个性机动性很高,在没有高木牵制的情况下,他伸出手,简直就像是给对方提供了靠近他的梯子,现在还一副要发大招的样子。


不过,谁说他只能把手变大呢。


石井露出了一个嗜血的微笑。


刚刚让少年如履平地的手掌陡然消失,失去了落点的他眼看就要掉到地上,而此时另一只手掌从他头顶盖了下来,下一秒几乎就要把他死死地压在了手掌下面。


石井冷笑了一声。


去死吧!


不过是个小蚂蚱而已,竟然还在他面前蹦跶。


少年的身形被这只手掌彻底盖住了。


石井洋洋得意地想,刚刚不是还挺牛逼的吗,还不是栽在了我手——


砰!


砰砰砰!


接连的爆破声响彻云霄。


紧接着年轻男性的尖叫声也响了起来,经久不绝,又撕心裂肺。


石井惊恐地看着刚刚那个被他在心里判了死刑的少年穿透了他的手掌飞了出来。


瘦弱又矮小的少年身形灵活地落地,拍了拍掌心的灰,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你的手,真恶心。”


他冲他笑了一下,让石井浑身发颤。


“帮你用你肮脏的血液洗一洗,怎么样?不用谢我。”


四分钟不到。


这三个人在他手底下没能走过四分钟,全灭。


刚刚大发神威的少年突然脸色一变,只来得及骂了一句“妈的”,就膝盖一软,但下一刻又勉强稳住了身体,扶住墙壁。


石井变大的手收不回去,破开的血窟窿疼的他哭爹喊娘,另一边的高木捂着自己的右手不敢动弹,小山还在昏迷。


绿色卷发的少年身形晃了晃,他撑着墙壁,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坚持着、摇摇晃晃地走到那个躺在地上的女生身边。


他颤颤巍巍地在那个女生旁边蹲下来,腿一软就跪了下来,但他也并不在意,细细看了看女生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除了稍显红肿的双颊,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当时情况危急,石井没来得及下重手,有栖云乃很容易就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张脏兮兮的少年面孔。


那双含着眼泪的湖绿色眼睛亮得惊人。


他见她醒了,冲她笑道:“没事啦,已经安全了。”


虽然脸上那么脏,看起来这么狼狈,但他仍然笑得那么温柔。


像是一束光。


一束在连绵阴雨之后破开乌云、洗净脏污的明亮又温暖的阳光。


有栖云乃怔怔地看着他,眼泪一下子就淌了出来,她赶紧爬起来,跪着道谢:“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


她只听见了“通”地一声。


这个刚刚完成了四分钟神勇三杀的英雄,倒在了地上。


有栖云乃赶紧把他翻过来,免得面朝地面窒息而死。


她其实除了被打了几巴掌并没有受多少伤,行动力尚在,她扫视了一圈这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碎的砖石,小山昏倒在瓦砾堆里,高木靠着墙壁捂着右手哭泣,而石井……看起来奄奄一息。


她一时间有些茫然。


警笛声呜呜地靠近了。


有栖云乃静静地站着,看着警车在巷口停下,对着向她走来的警察露出了一个苍白的微笑。


 


“嗯……他身体各项指标都有些奇怪,说不正常吧也都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但是怎么说,我直觉有点不太对劲。”年轻的女声低声说。


年老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既然在正常范围内,就不要想这么多了。”


一阵翻动纸页的声音。


女声不甘放弃:“可是、可是他的恢复速度也过快了吧?”


“年轻人嘛,快点也很正常。”老者拍板道,“这个病人你不用负责了,全权交给我吧,这可是个小英雄啊。”


年轻的女医生闻言一愣,目光投到了病床上还在昏迷的少年身上。


这还是个孩子啊。


女医生心里一软,点点头:“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老者不置可否地微微点头,和她一起出去了。


当房门被轻轻关上,病床上的人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


绿谷出久其实之前就醒了,但是听到这两个医生对话,似乎是发现了他身体有不对劲的地方,吓得他不敢轻易醒过来。


“瞎操心什么,老子保证他们屁都发现不了。”那个略显低哑的声音不耐烦地开口。


绿谷出久惊喜地低叫了一声:“你肯说话了!”


“闭上你的狗嘴白痴,你在心里说话老子也听得见。”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身上有问题吗?绿谷出久心口的珠子啧了一声想。


绿谷出久讷讷地闭上了嘴。


他还是有点不太习惯这么灵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个开头和网络小说有什么区别啊!


准备当垃圾扔掉的福袋里竟然隐藏着一个惊世珠子,拥有着可怕的力量,借用废柴的身体使用出来,成就一代——


“瞎扯什么呢,白痴。”


糟糕,他还是没适应他身体里的新住户有心电感应能力,不是等等,岂不是他想什么这个珠子都知道了?


“喂你这个废物在叫谁珠子啊!”那个声音高声骂道。


“对不起!请问您的名字是?”绿谷出久赶紧认错,态度十分良好,还弥补似的询问对方的名字。


“名字……”珠子思索着,老子叫什么来着,他想了想,突然思维里跳出来一个名字,“爆豪胜己。老子的名字。”


“老子叫爆豪胜己。”那个声音亮了一些,像是有些高兴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对,老子叫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确认自己牢牢记住了,十分郑重地说:“你好!我叫绿谷出久,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多指教。”


“嘁,指教个屁。”爆豪胜己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屑一顾。


绿谷出久却怀着满腔的感激忽略了对方的恶劣态度,十分真诚地道谢:“总之,真的非常感谢您救了那个女孩子和我。要不是有您的话……”


他弯了弯眼睛:“非常感谢您。”


爆豪胜己停顿了一下懒洋洋地回答:“举手之劳而已,那三个人身手垃圾得很,大概只有废久你打不赢吧。”


“喂喂废久是什么称呼啊,我叫出久,出久。”绿谷纠正道。


爆豪胜己依旧我行我素:“你这么废,不叫废久叫什么?老子爱怎么叫怎么叫。”


……算了,只是个称呼而已,救命恩人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绿谷叹了口气。


“等一下,之前几天我其实有陆陆续续醒过几次,好像都没有感觉到您说话,您是——”


“不用加敬称,听得老子浑身难受。”爆豪胜己打断了他。


救命恩人看起来真是个很独断专行的人啊。


“你又忘了我听得见吗,废久?”


糟、糟糕。


绿谷忙不迭又开始道歉。


……但是意外地觉得有点、有点坦率呢。


“啧,老子真想把耳朵捂起来听不见你这些傻逼想法才好。”爆豪胜己骂了一句,心想什么玩意儿,坦率?还意外地?


他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回答了绿谷前一个问题:“忙着给你修复这具不经用的身体去了,没空搭理你。”


尤其是这家伙醒来的时候吵得要死,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想法,碎碎念得他头都要炸了,一直不停地叫“救命恩人”。这个废物的身体实在太弱了,他就活动了四五分钟不到,就残残破破的,要不是想着这么契合的身体太难找了,他才懒得浪费力量干这种活儿。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真是天下第一大善人,才舍得在这个废物身上浪费资源。


“原、原来我恢复这么快是因为您、不,因为爆豪……”绿谷磕磕巴巴地说,在称呼这里卡了半天。总觉得这么叫救命恩人有点奇怪啊,叫爆豪先生的话,他的声音听起来明明还很年轻会不会是冒犯呢,直接叫胜己的话又感觉太亲密了,他们总共才认识几天啊……还有这么多天是他昏迷着联系不上对方,单单叫爆豪也、也很奇怪啊!啊,他到底应该怎么称呼……


“一个称呼而已你他妈想这么多干屁啊!”爆豪胜己觉得这家伙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他脑仁疼,忍无可忍地叫道,“叫你不就完了吗!你还能跟谁讲话,啊?”


绿谷唯唯诺诺地答应着,控制不住地想,叫这个也很奇怪啊……如果是单纯的你的话显得不是很尊重,要是亲密一点的意思……那个亲密的方向也很奇怪吧……啊……他到底要怎么叫……而且怪事来了,恩人称他“你”的时候这么自然,轮到他说出口怎么就这么艰难了呢。


爆豪胜己气到没脾气了。


这废物真是好样的。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气到无话可说了。


虽然他对之前的记忆只剩下刚想起来的名字还记得,但是他总觉得他肯定是个不怎么受气的人。


因为他有脾气当场就会发作。


爆豪胜己从不会忍耐自己的脾气。


他颇为得意地想。


只是这个废久……真是好样的。他恶狠狠地咬牙,要不是这是身体的原主人,他们俩得共存下去,他真想废了这家伙,至少得让这个白痴安静一点。


他一下子又想到几天前用废久的身体打架的时候,这个废物也一直不停地叽叽喳喳,语速飞快地分析他和那三个垃圾的行动轨迹。


他扔掉外套的时候那家伙补了一句“看起来很像是主角要正式登场了”,这话他倒是很认同。


主角嘛,当然是他啊。


当之无愧的主角,爆豪胜己。


注定要取得胜利的男人啊。


他冲到那个控制系面前的时候听见小废物叽里咕噜“好强的个性!是类似引擎发动吗?速度很快但是我也没看太清楚”,他抽空回了一句“哈?怎么可能”。


他抓着控制系的衣领,手覆上对方的胸口。


“给老子看好了,老子的个性是什么。”他无声地翘了翘嘴唇,在心里通知那个小废物。


砰的一声巨响。


他很满意那个废物安静了一会儿。


不过当他废掉那个强化系的右手的时候这家伙又开始逼逼叨叨“天啊太感动了您是在替我踢回了那个人渣一脚吗没想到我这么废柴的身体竟然也可以爆发出这样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啊那可是强化系我切实体会过这个人的力量呢,您真是太厉害了”。


嗯,还算这家伙有点眼光。


也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身体很废,不然他可以爆发出更大的力量。


当他踏上了那个变化系的手臂的时候还听得见这家伙嘀嘀咕咕“能变大的手臂不知道能不能变小呢”,下一秒他就失去了落脚点——他妈的这个废物的个性是乌鸦嘴吧,啊?


被变化系盖住的时候小废物又开始冒屁话,说什么“等下竟然真的还可以变小,这个个性和山岭女侠看来也不是同一种,啊等等,现在该怎么办?这个变大的手显然也有相应的重量,您——”


“屁话真多啊你。”他冷笑了一声打断他,“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冲出去啊。”


他看着手掌逼近,眼前即将一片黑暗,深吸了口气,将力量集中在掌心,指向天空。


“爆。”


他向后倾,两脚一前一后,脚后跟陷进地里几厘米抵抗着这一记爆破的后冲力,血雾之后露出了蓝色的天空。


小废物闭嘴了。


他畅快地左右爆破着从刚刚破出的洞里飞出来,落到一边,正想再给这个垃圾来个致命一击,那个安静的小废物突然强烈地反抗起来。


“可以住手了!”他喊着,“再攻击就是在杀人了啊!”


爆豪胜己停顿了一下。


他听得很清楚这家伙在说什么。


杀人?


不,他还没有这么残暴。


但他也不屑于跟这个废物理论。


“死不了。”他当时回答。


他没有蠢到在这里杀人,更何况,他也并没有要杀了他们的想法。


“……他、他看起来快死了。”小废物低低地说,一下子显得有些弱气起来,“去看看那个女孩子好不好?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救下那个女孩子吗?”


他不置可否。


本来想给那个变化系补一下让他彻底动不了的,但是这具身体撑不住了。


至于那个女孩子……


他把这些垃圾打趴下,不就自然而然得救了吗?


一愣神之间,那个废物就跟怕下一秒他就要冲上去把地上三个人首落一样强硬地夺过了身体的控制权。


他只来得及惊讶这白痴怎么自学成才知道怎么抢夺身体控制权,就缩回了那颗安安稳稳躺在心脏里的珠子。


他看见那个家伙跌跌撞撞地跑到那个女孩子身边,扑通一声控制不住受伤的身体跪下来,只是为了跟她说一句“没事了”。


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干的都是什么事儿。


绿谷出久倒下了,但他还看得见。


那个女孩子的笑容,她的笑容,说不上来为什么,总之是让他有点意难平。


难道之前做出的种种都敌不过废久笑着说“没事了”?


爆豪胜己问不出口这个问题。


他听着绿谷出久继续念念叨叨关于称呼的问题,丝毫没提起他们上一次对话的不欢而散,没由来一阵心烦,喝止道:“你就不关心我是什么来头吗?你就安心让我继续呆在这里了?”


是他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撕开了此前看起来温馨和乐的面纱。


绿谷出久的碎碎念戛然而止。


他张了张嘴,上下两片唇瓣动了动,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你救了我。”


这是他说出来的话。


而他没说出来的话、藏在心里的话,爆豪胜己同样听得清清楚楚。


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过有人说“这孩子真是个英雄啊”,实际上……我不是那个英雄。


你才是啊。


你才是那个,真正的英雄啊。


爆豪胜己结结实实地愣了一下。


然后他悄无声息地露出了笑容,扬眉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嘁”。



| ᐕ)୨我觉得十杰设定一起去吃水果挺好的!!!

出久!!苹果!!!

手机拍摄见谅!水手服太好看了呜呜呜

《只有我不在的世界》英翻版链接

Schoolgirl Q:

来自我家太太的官方钦定w 也算是为lo ➡️ao3文化输出做了一些微小的贡献(bushi


黑羊:



感谢 @Schoolgirl Q 的翻译,译文非常流畅地道,毕竟也是妹子的心血,我决定放到主页上来。


AO3链接(打开后请点击页面上方“Proceed”)


还在连载中,在这里再次感谢小Q。